万盛概况 | 图说万盛 | 万盛文史 | 电子像册 | 政府部门 | 招商引资
行政审批 | 游戏世界 | 吃喝玩乐 | 旅游 | 夜郎擂坛
   设为首页
  
 回忆解放初期开辟桐梓六区工作的斗争| ----周明荣
    桐梓解放初的第六区,驻地在兴隆场街上,辖兴隆镇、回龙乡、天桥乡、桃子乡。1950年6月,增设区时为第十区。辖兴隆镇、天桥乡和桃子乡,回龙乡划归第九区。全区有6539户,36,884人,其中非农业901户,4780人,粮食产量668万公斤。1952年1月桐梓县划为14个区。兴隆镇和回龙乡为十二区,天桥、桃子为十三区。同年4月恢复10个区的建制。回龙乡仍归九区。土改后建政划小乡,1954年4月有民权、农林、桃子、中朝、景星、茶园、平坝、上坝、箐林、板辽、大坝、庙坝、王家坝、营寨、青山、天桥、兴文17个乡。1954年4月按(贵州)省人民委员会通知,改称兴隆区。同年7月,经国务院批准,兴隆区全部划归四川省重庆市南桐矿区,7月20日开始办理移交,月底基本交完。
    兴隆场是区、镇驻地。离县城130多公里,边远的景星台、范家山离区还有30多公里。全区地处川黔两省和桐梓、綦江、南川3县的结合部,行政区划犬牙交错,地形复杂。刚解放时,当地的官僚豪绅、恶霸地主、特务惯匪、反动党团骨干,互相勾结,打着“反共救国”的旗号,纠集散兵游勇,欺骗胁迫群众为匪,形成一股较大的反革命势力。所以我们开辟六区的工作面临着十分复杂的情况和严酷的斗争。
    (一)桐梓县城于1949年11月23日解放,我们西进支队二大队五中队110多名同志奉命于27日进入桐梓,负责接管地方政权,组织治安支前工作。当时全县7个区,先铺开一至五区的摊子,六、七区因地处边远,交通不便未能展开。12月中旬,县委命令我们去六区的同志,“先到五区了解情况,再相机进入六区铺摊子”。12月20日我们一行10人,有区委书记周建法、区长李风习、乡长姬守义、陈保乾、财助刘登森、工作员占华才、廖树模、孙器良、周明荣、通讯李玉锡从桐梓出发到松坎。后于12月27日下午进入六区、镇所在地兴隆场。按县里的指示,我们以武工队形式开展工作,区书(当时叫政委),区长为武工队指导员、队长。28日,铺开了六区和兴隆镇的摊子,同时由周建法、李风习同志主持召开了区、镇的治安支前委员会会议,周建法任主任委员、犹良玉(原六区区长兼兴隆镇镇长)任副主任委员,成员有陈绍章、翁鼎杨(曾任过区长)、杨昌隆(国民党天桥区党部书记)、黄林汉、犹洪儒等人。接着召开了由各乡、镇治安支前委员会负责人和当地上层人士会议,参加会议的有犹良玉、犹洪儒(曾任过伪区长)、犹正才(原乡长)、陶栋材、黄林汉(代理镇长)、张芳柏(原桃子乡长)、陈绍章(桃子乡上层人士)等20多人。回龙乡的乡长任国凡不来,派来张干事探听消息。会议由周建法、李风习同志宣讲了当前解放战争的形势和我党我军对起义、投诚的旧军政人员的政策,部署了维护地方治安和征借粮食支援前线的工作。会上共分配征借粮食任务48,500公斤。同时铺开了天桥、桃子两乡的摊子,分别成立了治安支前委员会,李风习兼任天桥乡主任委员,翁庆华任副主任委员;陈保乾任桃子乡主任委员、张芳柏任副主任委员,陈保乾、周明荣两同志随同张芳柏、陈绍章于1949年12月31日进入桃子乡。
    区、乡治安支前委员会会议后,各乡、镇除回龙乡外,均于1950年元月初分别召开了保、甲长会,兴隆镇有几个保还开了保民大会。到元月6日征借粮的任务已经布置到户,并通知各户直接将粮食送到松坎仓库。由于路远(60公里)和敌人造谣,交粮运粮的进度很慢。当时对于粮食征借,社会上反映不一,贫农认为“分级累进计征法”合理,交粮较为积极,旧职保员和部分上层人士认为贵州比四川轻,而大粮户则认为太重,迟迟不交。以致到元月底,全区完成征借粮45000多公斤,其中送往松坎粮库的仅25000公斤。元月下旬,匪风四起,兴隆由于地处两省三县结合部,社会政治情况极为复杂,敌人活动更加猖狂,敌我力量对比悬殊,当时我们仅有10个人,武器少又差,姬守义同志的加拿大手提冲锋枪也只有100多发子弹,其余5支杂牌手枪和4支步枪,子弹很少,而且有战斗经验的人不到一半。但是,当地的反动势力,却拥有数倍于我们的武装力量,那时六区有四个国民党区党部、区分部书记以上骨干6名,成员83人;三青团分队4个,负责人4名,成员106人。伪军连以上和保长以上旧军政人员100多人。这些旧军政人员直接掌握有武装力量,区队有20多支枪,乡、镇、保均各有10多支枪,加上官僚地主和惯匪手上的枪共有300多支,其中德造二十响闸枪和冲锋枪就有二、三十支。这些伪军政人员和武装人员,在我们第一次撤离后,除南桐煤矿邻近的桃子乡及所属的少数保外,绝大多数均先后投入罗德卿匪部为匪了。所以,那时我们是在反动势力的包围之中开辟工作的。
    (二)在我解放大军迅猛而沉重的打击下,国民党在川黔两省的正规军土崩瓦解,溃不成军,同时,也打乱了地方反动势力的“反共应变”部署。我们刚进入六区时,局势较平稳,只发现有少量“打夜棒子”的小土匪,他们3、5个人一群,打上花脸,拦路抢动。到1950年元月中、下旬,地方反动势力经过密谋策划,开始猖狂起来,抢劫掠夺日益增多,人民生产财产受到严重威胁。以綦江县赶水区扶欢乡罗德卿(恶霸地主、惯匪、曾任伪军三十一师警卫营长)为首的股匪80多人。活动在羊磴回龙之间。他们同回龙乡任国凡股匪勾结共100多人,到处打家劫舍,破坏我治安支前工作。元月底2月初,匪风更甚,他们由开初打家劫舍抢掠群众的财、粮、物转向攻打我各级人民政府,公开打出“反共救国”的旗号。打军车,袭击我征粮工队队,抢劫粮食仓库。1950年2月2日(旧历腊月十七日),张华清匪部500余人,攻打綦江县赶水区青羊市(离兴隆约6公里),抢走青年乡公粮两万多公斤;同年2月7日,綦江县藻渡乡(离兴隆约10多公里)的反动地主、匪首孙其光率匪众70多人,在场附近伏击赶水区征粮工作队,抢走工作队的枪支和衣被;藻渡乡在伪乡、保长的煽动下,有几个保的武装叛乱为匪。1950年2月12日(腊月二十七日)罗德卿匪部300多人攻打赶水区扶欢乡,把征粮工作队和我区见习会计孙器良同志围困在碉楼上一天一夜,抢走公粮近6万公斤。此时,我们四面受敌,同县失去联系。于是,驻兴隆的8位同志除李风习隐蔽在翁鼎杨家待机活动外,其余均分别撤到赶水和松坎。周建法同志赶到县里向县委书记曹信同志报告了情况返回松坎后,派区通讯员李玉锡同志给李风习同志送信。李玉锡于1950年2月7日从松坎出发沿公路经赶水区白石潭过河,傍晚在矿山垭口(即现在的岔滩乡大矿村),遇到伏击赶水区征粮工作队刚返回来的孙其光匪部不幸被捕,旋即被枪杀在名为团鱼沟的地方。李佩带的日本十四军式手枪被孙匪劫去,文件烧毁在现场。
    驻区桃子乡的陈保乾等两人,当区里的同志撤离兴隆时,他们奉命撤出乡公所,住在陈绍章家碉楼上,乡武装队也由乡队副领着打游击,每晚换住地。春节前夕的一天晚上,乡武装队的一个班长(景星台人),突然拖了3支枪叛逃为匪。形势危急。于是陈保乾两人决定绕道回桐梓。1950年2月17日(正月初一),两人从桃子出发,沿川湘公路转川黔公路。傍晚到綦江县篆塘角街上住宿,当天晚上当地匪首罗化航股匪抢劫贵州军区后勤部军车物资时,陈保乾同志不幸被俘,第二天晚上即被杀于小河沟桥上边的草坪上(即现在的篆塘乡朱滩村大厂坡),并埋在该地。烈士忠骨于1956年移葬于綦江县烈士陵园。另一同志因带领群众协助司机发动汽车,离街上1里多地,经群众掩护脱险。
    至此,我们第一次进入兴隆开辟工作的同志,已牺牲了两人。陈保乾同志,山东省鄄城县人,1945年2月参加革命,同年4月入党,经历了抗日战争和解放战争,牺牲时年26岁。李玉锡同志,四川人,1949年在江西随军西进到贵州,牺牲时仅20岁。我们这些幸存者,每当想起他们,感到十分难过,同时也感到我们为党,为人民做的工作太少。为人民的解放事业光荣牺牲的烈士永远活在人们的心中!
    (三)我们撤出之后,兴隆区的反动势力更加嚣张,他们的代表人物,如兴隆镇的犹凯、犹国清、犹良玉、犹凤梧、犹绍恒、杨刚、天桥乡人翁鼎杨、翁庆华、尚华章、回龙乡的任凡国、犹正才、桃子乡的夏银顺等伪军政人员,官僚、恶霸、劣绅、惯匪相互勾结,他们有的公开打出“反共救国”、“护国救民”的反革命旗号,集结在罗德卿匪部,充当其骨干力量;有的则暗中送情报、物资和枪支为其服务。1950年3月12日(正月二十五日),罗德卿匪部纠集了綦江县的扶欢、青年、藻渡和桐梓县的兴隆、回龙、天桥等乡镇的反动势力,成立所谓“西南反共救国游击总司令部”,又称“护国救民解放第九路军”,罗自任司令,刘清和(青年乡人,袍哥头子)和犹国清(兴隆人,曾任过伪军营长和交警大队长)为副司令。匪司令部设秘书、审讯、军需、政工等八个处,下属10个大队,1个独立大队,初期有匪徒1800多人,枪700余支,其中机枪2挺,兴隆的犹凯(伪团长)任前进指挥官,犹良玉任支队长,犹绍恒(兴隆镇保长)任大队长。他们到处打家劫舍,奸淫烧杀,无恶不作,曾先后攻打我南桐煤矿王家坝分厂、兴隆区、赶水区驻地和藻渡、扶欢、青年、蒲河等乡、镇,袭击我征粮工作队和剿匪部队,抢劫川黔、川湘公路的军车、商车和国家粮食仓库。1950年3月14日(正月二十七日),罗德卿匪部的犹良玉、犹绍恒、杨刚等股匪,勾结曾支凡、娄必联匪部,攻打我兴隆区、镇公所,劫去步枪9支和仓库粮食近万公斤。匪大队长犹绍恒派中队长李开文从街上李海安烟馆抓走一个补碗匠,说他是“八路军”探子,用2斗麦子,叫何炳清将该人枪杀在高石梯的硝洞里。罗德卿匪部驻回龙时,有个自称是地下党的罗某,劝罗德卿向政府缴械投诚,当即被其派人将他枪杀在老鹰岩。他们对敢于反映情况或接近我们的群众,实行镇压。兴隆镇第四保犹湾槽的犹章华(人称烟泡子),刚解放时,他从南川赶场回来,戴顶黄军帽,帽上缝个红布条,在街上讲解放军好,也向我们反映过当地社会政治情况,姬守义、占华才同志到回龙乡返回时,在他家住宿过。他的作为引起了匪首们的怨恨,犹良玉指使匪中队长李开文将他枪杀在一个叫对杈垭口的地方。杨刚匪中队的分队长余彪(兴隆大坝人)霸占了扶欢坝石足村农民刘高壁的妻子,又枪杀了其妹子,刘被迫外逃,跑到松坎,请求人民政府为他报仇。1950年4月上旬,剿匪指挥部派一三九团一营营长李学义、副教导员梁永生带着二连(连长郑兰金、指导员张孝英、副指导员巩志诚),随同我们7人(周建法、刘登森、姬守义、孙器良、占华才、廖树模、周明荣)二次进驻兴隆。当天从松坎出发,下午走到离观音桥场的约1公里处,正遇土匪抢劫赶场的群众,部队立即投入战斗,当场打死土匪1人,打伤两人。第二天到赶水,第三天经扶坝进入兴隆。当时,基本群众不敢接近我们,伪军政人员多数叛乱为匪,几个头面人物表面上应付,暗地里想方设法整治我们,开展工作很困难。二连活动几天,奉命返回松坎。部队离开后,我们就住在镇公所后边粮库楼上,从大炉厂搬了些生铁做的临时掩体,大家白天下保宣传剿匪、征粮,晚上集中居住,轮流站岗放哨。记得部队离开后的第三天,区里召开了一次治安支前委员会扩大会议,有20多人参加,会上犹洪儒(曾任过区长)等人提出,动用兴隆仓库的粮食,解决乡、保武装人员的吃饭问题。按规定,乡保武装人员口粮由当地自筹解决。实际上,当时兴隆、天桥的武装人员,已经叛乱为匪,我们不能用国库粮食去养他们,周建法同志以“未经上级批准,区里无权动用国库粮食”为理由,加以拒绝,犹等当即发火说:“那就按你们的办吧!”会议空气紧张,不欢而散。当晚,兴隆场前后山上,到处灯笼火把,土匪边吼边打冷枪。天亮后,我们得到确实的情报,犹绍恒匪部100多人,集中了几十条枪,几十颗手榴弹轰炸我们。因此我们决定立即甩开敌人,往桃子方向撤离。当天下午5点离开兴隆。先准备在翁鼎杨家暂住一晚,翁拒绝,我们8人(李风习同路)走到天桥的响岩,天已经黑了,拟住杨昌隆家,杨也拒绝,赶夜路走到桃子荡,想住在陈绍章的碉楼里,陈也不愿意,最后在南桐煤矿厂部宿营,第二天搬住王家坝分厂。当时南桐煤矿有军代表孔勋、张宜东带着两个排的兵力保护矿井。在我们离开兴隆两个多小时,犹绍恒匪部又再次攻打兴隆,抢劫仓库的粮食,但他们妄图“围歼”我们的阴谋破灭了。第三天,他们又派兴隆镇干事犹春林带信到王家坝找我们,妄图骗我们回兴隆,钻他们的圈套,遭到了我们的拒绝。
    我们在南桐煤矿王家坝分厂住了个把月,白天到桃子乡的一保、二保、六保(即桃子街上、干坝子、麒麟坝)开展剿匪和征粮工作,但收效甚少。记得4月下旬的一个晚上,股匪转攻王家坝分厂,从四周山上向厂区射击。被驻厂部队用六O炮、掷弹筒轰跑了。5月中旬,我们随矿上的运煤小火车到綦江县人民政府住了10多天;6月初随军车返回松坎待命。在这两个月的时间里,生活是艰苦的,按当时每人每天1斤半粮、1斤蔬菜、两钱油、3钱盐,每月1斤肉的供给标准都难以保证,一个月难得打次“牙祭”,少量的津贴费也无钱发给,衣服脏了,用热火烫烫,手搓搓,晒干又穿上,头发长了,无钱理,生活环境艰苦,但是在老同志的带领下,大家毫无怨言,团结战斗克服困难,积极斗争,坚持到胜利。
    (四)在我军事打击和政治瓦解下,到5月底,桐梓境内的大股土匪,多数已被击溃。6月初,县剿匪指挥部决定再次派部队进驻兴隆剿匪,配合我们开辟六区工作。1950年6月10日,一三九团一营李学光和梁永生同志,奉命带领二连指战员,随同我们9人(已增加周永平同志)从松坎出发。为了给敌人突然袭击,决定翻山越岭走小路。头天住木瓜街上,第二天爬桐元坡,夜宿渡河,第三天,翻南天门进入兴隆镇。这里,罗德卿匪部在川南剿匪部队连续打击下,已土崩瓦解,溃不成军,逃窜在回龙、溪源、龙门槽一带活动。我们部队在李风习同志带领下,积极开展军事进剿,在溪源打了一仗,将土匪击溃。周建法同志带领着多数同志,开展以政治攻势为主的瓦解敌人、征粮支前工作,除周明荣同志驻天桥乡配合赶水区驻青年乡武工队活动外,其余的同志配合一个班的武装,在兴隆进行剿匪,征粮工作。首先是召开治安支前委员会、保甲长会、保民大会、粮户会、集市会等形式,广泛宣传剿匪,征粮和保护佃农利益的政策,特别是宣讲我党我军对匪特的“土匪不消灭、决不收兵”的决心和“首恶必办、胁从不问、立功受奖”,“坦白从宽、抗拒从严”的政策。对仍在作恶的匪首,进行了登记,冻结其财产,从而分化瓦解了敌人。同时又通过社会人士做土匪及其亲属的工作,这样做,很快见成效。6月16日,土匪参谋罗禹平和中队长赵立华带,9支枪向我投诚悔过,并表示要立功,我们又通过罗牵线搭桥,动员了3小股土匪,20余支枪投诚悔过,匪首犹绍恒见大势已去,也放风要带10支枪向政府投诚,但想留下多数好枪等待时机;我们从群众中调查到他实有的枪枝数,对其进行了坚决的揭露。迫使他带着全部(33枝)枪投诚。到月底统计,向我缴械、投诚的土匪近百名,缴获马步枪75支,手枪7支、火药枪3支,步枪弹80发、手榴弹8个,其中在天桥乡的同志收缴到土匪闸枪1支,子弹10多发。剿匪推动了征粮工作,半月内运送到松坎和桐梓的粮食折米两万多公斤。全区3个乡镇在7月间已陆续铺开。占华才在兴隆镇。廖树模分在天桥乡。姬守义、周明荣到桃子,同时配有部队。7月中旬,姬守义同志和张芳柏从兴隆开会回乡,绕道走四楞碑,姬一人爬上土碉堡三楼。亲手把惯匪、分队长林子云捕获归案。并缴获该匪的步枪1支和子弹数十发,该匪首于同年11月4日伏法。在这段时间里,我们在剿匪、征粮的同时,大力发动贫、雇农民,组织农民协会,开始组织秘密农协小组,以后逐渐扩大。到7月底,全区局面已初步打开,中心地区已涌现一批贫雇农积极分子。
    1950年8月5日,县委召开了乡级以上干部会,总结了前段的剿匪、征粮工作,部署了新的剿匪和征粮任务。此时,周建法同志已调任县农会筹委会副主席,李风习同志进西南党校学习。第十区由杨秀云同志任区分委副书记,刘登森同志任副区长,姬守义同志调任狮溪副区长。会议结束后,县里给区里配了杨德怀、蔡年兴、刘长城、李开光、孙振邦、秦令德、邢发民(后改为梁文燕)、白玉印、王合林、米凤山、杨青、吴从信、刘荣廷、于善廷、高正凡15名军队转业干部和地方上参加工作的黎明、马林、刘文治、段正能等同志,随同到区,使各乡、镇的干部由原来的2、3个人增加到6、7人,而且还配备1个班到1个排的兵力。各乡、镇的武装队又重新组建有10几人、10几条枪,再加上组织起的农协小组,敌我力量对比起了明显的变化。9月中旬,经过上级批准,我人民法庭公审处决了策划土匪攻打我南桐煤矿的恶霸地主翁鼎扬,震慑了敌人,鼓舞了群众。8月份,有225名土匪悔过自新,其中中队长以上7名。上组布置的43万公斤征粮任务,也完成了28万多公斤。
    由于军事驻剿、征粮和发动群众组织农会相结合,形势发展得很快很好。罗德卿匪部已土崩瓦解,走投无路,匪首罗德卿被迫于1950年9月15日向我缴械投降,匪首罗德明也被我捕获处决。9月21日至10月1日。县里召开了党代表会议,部署了放手发动群众,组织农民协会,开展以“征粮、清匪、反霸、减租、退押”五大任务为内容的反封建斗争。10月5日,参加县党代表会议的杨秀云、刘登森同志回到区,即同驻军部队(川南部队)朱连长研究调整了军队部署,兴隆驻1个排,天桥驻两班,桃子的1个班转移驻到溪源。此时,全区农协会员已发展到两千多人,其中武装民兵6人,步枪6支。10月8、9日,3个乡镇相继召开了4天的农民代表会议,到会的农民代表525人,会议通过动员启发,诉苦教育(在大会诉苦的32人),提高了到会代表的阶级觉悟。会上,布置代表回去后,以甲为单位召开农协小组会议,传达上级精神,发展农协会员,调查产量,开展查田评产和征粮工作。10月12、13日区里召开了两天的保甲长会议,到会303人,经过讲形势、政策、动员他们主动向群众反省自己的错误。与此同时,县里把土匪中队长以上和旧军政员中民愤、罪恶较大的骨干分子集中到县受训。是月,又有200余土匪悔过自新,收缴子弹130发。全区除龙门槽、景星台一带还有狮溪区的张忠、张正股匪活动外,本区匪首只有景星台的夏银顺带3个人继续在大山上流窜作恶。全区75万公斤征粮任务,10月底已评产落实了90.9万公斤,超额落实了任务。征收占总收入的13.6%,其中地主占38%,富农占20%,中农占13%,贫农占9%。
    11月份,征粮任务基本完成后,接着开展了清匪、反霸斗争。清匪、反霸结合进行,相互促进。11月份,动员广大群众投入清匪运动。全区的农民协会,经过9、10月份的大发展,已有农会会员24053人,约占全区人口的三分之二,其中民兵635人。“一切权力归农会”,农民协会已开始主宰农村的政治权力。一声令下,全区组织起由10125人的清匪队伍,其中农协会员7566人,儿童团员1950人,民兵635人,军人30人,干部50人,到处设卡放哨,布下了天罗地网,认真实施“村村必清,山山必搜,洞洞必钻”的清匪运动。结合清匪运动,全区先后处决了犹凯、犹良玉、犹正才、尚华章(伪保长、匪首)、林子云等一批罪大恶极的匪首、恶霸、特务、惯匪。经过两个月的清匪反霸斗争,彻底打垮了阶级敌人的社会基础,基本肃清了土匪。据统计,全区共清出土匪1235人,其中分队长以上103人,中队长以上55人,大队长以上29人,少数潜逃的匪首,如景星台的夏银顺也于1951年2月7日被我桃子乡乡长带领乡里干部和武装捕获归案伏法。1950年秋季从桐梓押回处决的匪大队副犹洪鼎,在赶水脱逃,也于1951年10月被我武装民兵杨海江和张绍恒、陈国安3人从四川巴县追捕归案并依法处决。到1950年底,群众已经发动起来了,农民协会已经形成为反封建斗争的强大政治力量,经过严重阶级斗争考验的3万多兴隆人民和烈士鲜血浇灌过的土地,必将夺取更大的胜利,结出更为丰硕的成果。
    (注:作者系桐梓县人大常委会原副主任。现将他所写的这篇回忆录予以翻印,供有关同志研究党史时参考)。

 
万州-涪陵-黔江-北碚-巴南-綦江-垫江-永川-丰都-长寿-南川-石柱-武隆-梁平-秀山-彭水-酉阳-荣昌-巫溪
 
关于我们 | 网站地图 | 用户服务 | 客户服务 | 广告服务 | 联系我们
 
版权所有©重庆市电信万盛分公司
Copyright © 2004 All Rights Reserved.